—该用户不存在—

永远年轻,永远侠骨柔情。
写东西的小号@千层酥。
这个号用来关注太太,随时欢迎取关。
封面图源自绘.

文章整理归档

小号。对楚路有兴趣可以一看。

千层酥。:

大号


乐黄乐
高楼明月斜短篇,张佳乐生贺。


青瓦长忆旧时雨01 (未完结)长篇已坑。


喻黄
元旦联文01与02无关联性。


元旦联文02


岁月镜中老短篇一发完,联文。喻黄部分皆早期作品,ooc严重慎点。


小号
楚路


soulmate01长篇未完。


02


03


04


05


06





【乐黄乐】高楼明月斜

#2018张佳乐生贺。

江湖paro,题文无关,He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张佳乐生日快乐!

全篇都是ooc,少天性格可能偏夜雨

“嘿,我说这一路上是谁的的手笔呢这么惨烈,原来是你小子啊张佳乐。也是,除了你我还真想不出来有何人下手这般狠毒。”

“话可别说太绝了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枪王周泽楷你以为当真是吃素的?”

两个名扬天下的侠客此刻换了一身衣装,试图混在进京的人群中。

他俩是否闲的没事干才来京城这个鱼龙混杂又是中草堂主场的地方受委屈,这就得问当今武林盟主冯宪君了。

每任盟主手上都持有能召集天下群英的令牌,但这群实力相当的帮主哪里服的了别人随意指挥来指挥去。

于是便有了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是紧急且重要的通知不得随便打扰。

半月前,冯盟主也不知遇上了什么事,放出了许久未动过的令牌要求召开群英会。

各大帮派能有什么办法啊,没有办法啊,只好接到消息过后第一时间派自家的精英赶过来。

黄少天和张佳乐并非结伴而行,只是在来京城的路上有缘无意中碰见索性也就一块儿了。

京城倒也真是大,再加上这两人一路上斗嘴斗得不亦乐乎,斗嘴斗累了还能同仇敌忾一起骂骂叶修。

也就完全没有要动用武功赶路的意图,于是这赶去群英会的速度便格外的慢。

倒也不是相互看不对眼,正是看得太对眼才忍不住想要出口损对方两句。

这一来二去的,本不熟悉的两人关系着在今儿突飞猛进,就差没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眼见天色已晚,暮光笼罩帝都。街边的小贩纷纷准备收摊回家,灯笼也开始一盏一盏的亮起来。习武之人本无须歇息,凭着内力不眠不休撑他个两天三夜都没问题。

只是他俩本就没有赶路之意,再加上大过年的被匆匆叫过来的不满,哪里会着急赶路放弃享受。

哪怕黄少天是个顶尖的剑客,这一路风尘仆仆地走过来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但精神上是比较疲倦,再加上本来就不想参加群英会巴不得迟来。张佳乐呢平日里训练受得不少,人还挺精神的还能撑,不过黄少天要住客栈呢他也乐意陪着。

黄少天和张佳乐在黄昏急着归家的人流中逆流而行,不时还得注意侧身避让达官显贵过路所乘的马车。

黄少天实在是不耐烦,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除了当今天子还真没几个官能让他这样憋屈。

不过出于需要隐藏身份达到目的,他又不得持剑冲到马车前。

如今较三年前实力更增的几大帮派的当家高手齐聚京城,这江湖,只怕是又要变天了。

而此刻平民百姓尚还不知群英会将于近日召开,京城这时表面上看着平静,暗地里实际上早已酝酿起了风暴。

而黄少天若是现在就暴露身份,又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先别说张佳乐为了不被拖累就不会让他干这种蠢事,他自己的机会主义修养第一条都不会让他冲出去。

“低调。”

黄少天翻个白眼踢开一家客栈半开着的门,也不管店员有些惊慌的眼神,径直跨进了门槛。

张佳乐跟在他后面打量着黄少天选的这家店,装潢不错就是看上去有些年头,同时他也没忘了吐槽黄少天这旁人看来就像砸场子的粗暴行径。

“夜…黄少天你能不能温柔点啊,你看看人店员都给吓着了,你这样子像个挑事儿的知不知道?”

张佳乐刚想说夜雨声烦,没等黄少天来捂他嘴,自己随后就立刻反应过来这里是京城,藏龙卧虎以及绝对不能暴露身份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他敢明目张胆的叫黄少天呢,这就不代表牵扯到数年前冯宪君的提议。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代号,众人本觉麻烦不肯取。但盟主的权利就摆在那里,又没办法反驳也只好装装文雅随便从哪句诗里找三四个字充当了代号。

于是只知剑圣夜雨声烦,剑圣黄少天于不知情的人来说简直是胡闹。

“张佳乐你闭嘴,喂,你是店员对吧对吧?住店。”黄少天反应比张佳乐快,反正他们之间平日里除了特别严肃的场合压根不叫代号。

店员不解的看了他俩一眼,很明显,这两个人绝对是哪里蹦出来的不知名侠客。看这一身锦缎便知不可能会是什么好惹的主,他忙换上笑脸去问两人想住什么样的房间。

黄少天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他偏头看了眼张佳乐那眼神分明是在询问张佳乐的意见。张佳乐摇摇头表示自己都可以。

但黄少天会错了意,还以为张佳乐是在不满意这家客栈。他在心里悄悄给张佳乐下了个定义,“难伺候的主”。

“要最好的客房,住一晚。”

张佳乐现在有点懵,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黄少天是这么有钱的一个主,还这么懂享受。

京城的物价可不便宜,在这种档次不错的客栈包最好的客房住一晚价钱贵得要死,就算他是百花谷谷主都会非常心疼。

那个店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两位爷,他想得比黄少天还要多。他觉得这两人定是何处蹦出的侠侣,只住一晚大概是为了……总之晚上绝不能叨扰。

“得嘞!劳烦大侠过来登记一下,然后就可以拿着钥匙上楼了。”

赶到群英会已是第二天正午,各大帮派的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就差他俩一直在路上磨蹭。

黄少天和张佳乐被招呼着落座之后,张佳乐就开始在他耳边忿忿的抱怨黄少天昨晚是怎么对他“施暴”的。

由于店员的误会,两人被迫一起睡在了一张双人床上,而黄少天的睡相并不怎么样,张佳乐一晚上压根没怎么睡好。

这个时候的张佳乐压根不知道,他以后还要忍受后半辈子。

“你!昨天晚上压着了我的头发!!!”

碍于冯宪君还在讲此次召开群英会的原由,张佳乐不好大声讲话,只得小声谴责黄少天的暴行。

黄少天有点尴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本想反驳那么几句,但是这也的确是自己做的事情。只好正襟危坐假装认真听冯宪君讲话,对张佳乐的怨言充耳不闻。

所说的也无非就是关于下一次武林比武,只是这次的地点不知道为什么定在了张佳乐所在的百花谷。黄少天有点惊讶,拍了拍张佳乐。

“说,你是不是勾搭上盟主了啊?啧啧啧张佳乐我真是没想到,你看起来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原来背地里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你了,哎不对你不是扎着个小辫儿嘛怪不得怪不得没事江湖人不在意伴侣是男是女……”

在他滔滔不绝没个尽头的时候,张佳乐气急败坏地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咬牙切齿的回应。

“说得跟你们蓝溪阁没被点过名啊?!”

下一次的会武定在次月初九。群英会结束之后,这群人都打算在京城舒坦几日再回帮派驻地。但张佳乐不行,他得急着回百花谷准备。

黄少天有点遗憾,他和张佳乐并不顺路,并且他也想先在京城闹腾闹腾。张佳乐发现随着这两日下来,他对黄少天平添了几分不舍。

这会儿的两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心里对对方的感情已经开始发酵变质,等到发现之时,为时已晚。

一月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月间,黄少天察觉自己对张佳乐的思念便如野草般疯狂生长。张佳乐也不例外,不过他要忙着百花谷大大小小的事务,倒还好些;黄少天完全是闲过了这一月,完全止不住。

黄少天在去百花谷的路上不免扪心自问:难道我是个断袖??还喜欢的是张佳乐???他有什么好喜欢的?不对不对,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张佳乐现在很头疼,他得把迷路的来客一个一个

接回百花谷。百花谷内地势复杂,除了长居百花谷的人还真没办法做到绝对不迷路。

其中便有我们的剑圣,御剑飞行得意忘形飞到百花谷上空忘了这是飞行禁区,嗖的一声掉了下来。喻文州也随行,看见自家副阁主掉了下来居然没憋住笑。

张佳乐赶去的时候,只见黄少天看他来了忙从地上站起拍拍灰,喻文州在一旁微笑但不知道为什么笑得一脸暧昧。

张佳乐:莫名其妙。

腹诽归腹诽,人还是要接的。一上马黄少天的嘴就没停过,喻文州努力从他的话里找寻有用的信息时不时搭腔一句。张佳乐光感叹这一年过得真快去了,没接黄少天的茬,让黄少天很是不满。

不过百花谷里风景是真的好,正赶上秋季枫叶红,桃林披上红装。天空下起细雨,黄少天缩了缩脖子大抵是冷。习武者通常仗着自己体魄好,寒冬腊月也只着一身薄锦缎耍帅,黄少天也不例外。这秋末冬初的雨冰得刺骨,怕是多淋一时半刻便要着凉。张佳乐瞥一眼,单手拉缰从腰间取出一把油纸伞丢给黄少天。他和喻文州套有衬甲白罗袍,倒是不打紧,眼看着还有几十里路就要到百花谷。

黄少天隔着十几公分硬是在马上稳稳接住了那把伞,低头端详半秒又玩笑般扔回张佳乐手上。

“你天哥可不打姑娘的伞!”

“?靠黄少天你要求还蛮高,爱打不打,着凉了可别怨我!”

吵着眼见就到了百花楼。张佳乐率先下马刷脸进门,手拦在铁门边以免它过早合上。黄少天会意,翻身下马顺手把身旁的喻文州给一起拽下来跑进门内。见张佳乐靠门上一直没走,他想起什么似的偏头看向张佳乐。

“……来百花谷的这么多人,不会就我俩迷路了吧??”

张佳乐想了片刻,眼睛里露出狡黠的光芒。

“可不嘛,你俩真的是特立独行啦!”

喻文州一语道破。“前辈是派邹远去接的其他人吧?”

是夜。

群英会被延后到明日举行,各人歇息得早,像黄少天这样还醒着的实属少数。黄少天睡不着,爬起来到百花谷后院溜溜,却恰巧撞上出来散心的张佳乐。张佳乐瞟黄少天一眼,月光洒在他脸上,硬是把黄少天衬得气质清冷了几分。

“……剑圣也会睡不着?”

黄少天撇撇嘴。

“剑圣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张佳乐不知道要怎么回话。他的喜欢像墙角的苔藓,幽然暗生,细密多愁,永远也不会开花,光一照就死。

黄少天抬头去看他的神情,与往日无异,可偏偏就是让他想吻上去。他咬了咬唇,思考几番借着皎皎明月开了口。

“……张佳乐,我喜欢你。”

话本里最俗的结尾,张佳乐自然答应了黄少天。第二天群英会上,剑圣一剑镇压下了四方宵小。

后来张佳乐问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

黄少天愣了一下。

“有年初夏我从百花谷边的杨树林旁走过,杨絮不多,但也漫了天。你就在那一片杨絮间站着练习枪法,红衣似火,却是把我的心燃着了。我一人一剑,闯荡江湖,惊天一战,成了天下第一。少年意气,挥斥方遒。但那一天见到你,却突然就想要退休。我可以为天下人仗剑鸣不平,却只愿为你一人弃剑归隐。你呢?”

“我吗?从我们剑圣站在论剑台上拿剑指着我的时候我就心动了啊!”

“……好哇张佳乐!原来你约我策马同游花海就是为了泡我!”

—end—

【乐黄】青瓦长忆旧时雨01

乐黄,ooc慎,没有文笔,非原著向

客栈老板乐×唠叨旅人黄

去过大理,但没见过深夜的大理,全文靠想象【……考据党就不要看了
队长生日,我不仅miu写出生贺,甚至写了乐黄【靠

No.1

火车晚点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从九点延迟到十点着实有点过分。

黄少天一出车站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凉意,是该夸D市风大名不虚传?

哎黄少天你倒是清醒一点,这可是七月盛夏。D市果然不似别的城市那般酷暑难耐,他早就听闻D市气候宜人四季如春。

这会去大街上搭不搭得上车都是个问题,更不用提再景区去找尚未闭店的客栈。

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随即摁灭并在心底小声抱怨火车为什么要延迟到这么晚。

但他还是抱着试试看的侥幸心理走到街边,挥了几分钟在手快酸的时候还真招来一辆出租。

深夜的大理古城游人稀少——不,倒不如说是百米开外一个人都看不见。

现在是深夜十点二十一分,客栈一般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休息状态,不会再接待游客了。

靠。

黄少天暗骂一声,打着手电在浓浓的夜色中穿行,心下安慰自己大不了在喧闹的酒吧委屈一个晚上。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运气着实不错,走到古城深处看见有家客栈尚未熄灯。

他迟疑了一下把半开的门推开走了进去,想着自己这个时候打扰别人不太好,一会话少说点留个好印象。

柜台前的人并没有因为有人进来而抬头,只是手在半空中僵了一秒,随即双手快速敲击键盘获胜。

黄少天看他像在打游戏jjc的样子就没出声,困意袭来也只是靠着门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但他没想到这个人能这么快地结束游戏有点诧异。

张佳乐其实对于他会推门进来也很震惊。

他先是听见声音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秒,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啊,张佳乐想。

他摘下耳机,终于抬头望向门口的黄少天。

“住店?”

“嗯,是的是的。”

黄少天往前走了几步,看清张佳乐过后意外更甚。

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不会比他大多少。这个人留着一头张扬的酒红长发,但似乎又不怎么愿意打理,扎成小辫随意地搭在肩头。

若不是说话的确是完完全全的男声,他还真要把这年轻老板当长得高一点的妹子看了。

张佳乐随手在抽屉里翻找后拿了张房卡出来,放在柜台上往黄少天那个方向一推。

在重新戴上耳机之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

“这里从去年开始就没有什么客流了,传闻说我这里闹鬼,现在后悔想退房还来得及。一会可不要哒哒哒跑下楼来打扰乐哥休息,到时候还怪我没和你说。”

黄少天走到柜台前拿着房卡,对于张佳乐说的话倒是毫不在乎,眼睛顺便瞥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有些惊讶。

“哇你也打荣耀?哪个区的玩儿几年了加个好友pk一把呗?毕竟你看难得相识一场不是,我告诉你哦我可是夜雨声烦,对对就那个神之领域的夜雨声烦——”

张佳乐白他一眼。

“大惊小怪。这年头荣耀这么出名,我还真不知道有谁没玩过那么一两把。夜雨声烦?嚯,我百花缭乱。怪不得你这么吵。”

张佳乐和黄少天在网游里也算相识已久,只不过从未想过要线下见面,没想到今儿凑巧碰上了。我说怎么声音这么耳熟,张佳乐腹诽。

“咦!原来是百花吗早说啊,就不用这么生分了——来来来我先把一周的房钱付给你,我俩面对面pk一把?”

黄少天没在意张佳乐说他吵,把手机拿起来对准微信支付的码正准备扫呢,张佳乐直接把他的手一拍将那块牌子收了下去。

“这么客气你是想要干嘛,你能清静点就已经是最好的房钱了。我这没客流,平时也就做做兼职维持这家客栈,你看上哪个房间自个挑就是。”

话说得轻巧,这里是古镇的中心地段,租金特别贵。张佳乐看起来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岁,怎么可能买下这么大一家客栈。

黄少天四下望望,懒得走楼梯就直接指了指离他最近的那间屋子。

“住这儿成不啊,你看你这楼忒难爬了,这里离大门又近应该也不会打扰到你吧?”

张佳乐侧过头看了眼房间号,又拉开抽屉

低头翻找着什么东西。

“那在我隔壁,你喜欢就住那间好了。只不过我得给你腾一下,那屋子自从他走了就没人住过了,乱糟糟的。”

“欸——那要很久吧,我明天得早起,我还是上楼随便找间客房算了。”

黄少天没去问张佳乐口中的“他”是谁,说着就拿起张佳乐最开始给他的那张房卡,提起行李就要往楼上走。

张佳乐愣了一下拦住他,咬咬牙说出了让黄少天心脏狂跳的话。

“你今晚和我睡一间,传闻我这里闹鬼,店员今天也正好出去了,两个人互相有个照应。”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大脑当机了。

他不怕鬼是真的,和王不留行这种神神叨叨的人怼久了就更加不相信这方面的传闻,除非亲眼所见,否则他绝不会信。

但和百花缭乱一起睡,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诱惑。

不错,黄少天一直喜欢张佳乐。

但念在表白成功了也只能是网恋,而且也不见得对方一定会答应。

再加上不能接受自己是个gay还喜欢上了网友的事实,一直守口如瓶。

“……还是不麻烦你了,本剑圣怎么可能怕鬼啊它要是敢来就让它体会下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行了就这样决定了,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张佳乐说出口的时候自己都很惊讶,他料到黄少天会拒绝。

但话一出口,哪里有收回的道理?

张佳乐把自己房间的卡丢给黄少天。

“拿着。对了,我叫张佳乐。”

黄少天只好伸手去接,听到那人的话之后露出了一个标准的黄少天式笑容。

“黄少天。”

然后拿着行李去了张佳乐房间。

他笑起来真好看,张佳乐想。

然后他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声,这是个男的啊张佳乐!

“百花你不去睡?”

黄少天把行李搬到卧室里后,探出头来看张佳乐。

他有点不知道要叫什么好,叫张佳乐有点严肃,叫佳乐又很奇怪,像什么超市的名字。叫乐乐……他俩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吧?黄少天索性直接叫了网游里叫惯了的名字。

张佳乐关了电脑起身。

“锁了门就去。”

end

元旦联文·岁岁无忧

刷屏致歉,隔空感谢编辑小天使[

喻黄.

一人晚归



冬季的夜风潮湿寒冷,低垂的夜空挂着半轮弯月外加几颗明星点缀。路灯渐渐拉长人的影子,路上行人寥寥无几,且因黑雾浓浓看不真切。喻文州怀里夹着这次比赛要做的复盘,低头看了眼时间,想着这个点少天应该已经睡了,于是点开短信发送,像往常一样——如果晚归,他就这样与少天道晚安。

不料的是对面的人秒回。

“队长队长你到哪了啊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的啊我还没睡呢你赶紧的我等你回来再睡”

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标准的少天型句式。喻文州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低头回复。

“少天还是早点睡吧,我离家还远着。”

“哎队长你这样不行的哦——熬夜抢野图boss可是职业选手的必备修养不对走路不许玩手机!!!”

喻文州了悟透过屏幕向他逼来的深深不满,听他的话,摁灭屏幕专心走路。


打开门的时候,客厅虽被温柔的暖光笼罩,但人已经捏着手机靠在沙发靠垫上睡着了。

喻文州拍掉衣服内外来自夜晚的寒露,尽量不出声响地换好鞋,关门。拿遥控器把电视剧给关了,看着黄少天的睡颜他轻笑一声,真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这么晚睡且不说,还在沙发上睡着了。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黄少天从沙发上抱起来,动作轻缓唯恐将人惊醒。

怀中的人动了动,揉了揉眼睛看向他。

“……?!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什么我睡着了吗罪过罪过,哎不对队长你先放我下来!”

“别闹。”

真是的到底谁闹啊???!?!

end.

元旦联文·岁岁无忧

喻黄.

两台手机两台电脑卧室插头不够用


是夏。

正午,窗外是一片酷暑,行人寥寥,空气闷得将人往家里赶。

而屋内却清凉无比,甚至弥漫着些许寒意。窗帘拉上——防止太阳光太剧烈照得电脑发烫出故障。敲键盘和摇动鼠标的声音清晰可闻,论速度,这声音绝对比普通打字声快好几倍。


直到屏幕上现出大大的“荣耀”二字,黄少天才摘下耳机活动了一下手臂,不复刚才紧张的坐姿,很没形象地瘫在转椅上。

“哎哎队长你jjc赢没啊——”

而他旁边的喻文州还在紧盯着屏幕敲打着键盘,时不时拿起鼠标晃一下。黄少天见状连忙闭嘴,直到喻文州屏幕上也出现“荣耀”二字,对方紧绷的神情这才放松了下来,冲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多亏了有少天在我身旁啊。”

“嘿嘿……那个我饿了,现在几点来着,今天叫外卖?”黄少天说着拿起手机,“?!队长快快快把充电器给我我手机还剩3%!!!”

喻文州顺手把床头的充电器递给他,然后他俩发现一个尴尬的事实——


喻文州的手机也没电了。

而卧室只有三个插头,两台手机两台电脑想同时插上电线是不可能的。

““那算了队长你的事情要紧我到客厅去。”

“那少天记得把客厅的空调也开着,别中暑了。”

知道你会在客厅等它充满。

“知道知道队长记得点外卖啊,我要虾饺烧麦皮蛋瘦肉粥……”

“吃得完吗少天。”喻文州仍然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只是象征性地问了问,然后转身去找充电器了。

虽然知道你一场比赛就不止这点身家,但是看你这么浪费……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喻黄|2017中秋节24h喻黄·时光联文】岁月镜中老

时光

岁月镜中老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慎。

“欸嘿!!!作为旅途的最后一程这里一定会很有趣吧!”一个黄发少年从看着像一个虫洞的东西里面跳出来,背上背着一个看似长剑剑鞘的东西。他环顾四周,看着江南水乡风格的建筑,撇撇嘴,“嘛,居然是水乡,没意思没意思。”说着摇摇头转身把虫洞拉上,就开始往街道上走。“祝我好运!”

街道上的人纷纷侧目,也是,少年本就生得好看,又穿着与他们不同的运动服,还背着把好像是剑的东西,不吸引注意才怪了。

“魏老大叫我找一家钟表店,这里哪有什么钟表店啊,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我也找不到人说话,闷。”黄少天沿着青石板路走着,一路走一路嘟嚷。他双手背在背后,踢着小石子向前走。

他都快走到路的尽头时,才发现了魏琛说的那家钟表店。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和自己岁数相仿的少年。

少年见来了人,便停下正在制表的手,抬眼,正要问来人要什么样的表,看见是黄少天,呆了一瞬怔怔出声:“……少天?是你吗?”

“啊???你认识我?!!”黄少天也只是见少年的眉眼有几分眼熟,可又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对面的人逸出一声轻笑,“我当然认识少天。少天你忘了吗,你六年前来过这里,还说自己是什么时间旅行者,是来执行任务的。后来你就走了,说你的任务完成了,我们有缘再见什么的。那少天,现在我们又重逢了,能不能算有缘?”

黄少天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点印象了。毕竟那是他第一次接任务,还是要在生命里留下点东西的。不过,就算是第一次任务,帮助抑郁症少年也是太简单了一点……

“那你就是,喻丸粥?”黄少天绞尽脑汁想了想,蹦出来这个名字。毕竟他去过的时间点太多了,哪里能全都想得起来,这次能想起这个名字就已经实属不易。

对面的人脸色一僵,“少天,你不会是没吃饱就穿过来了吧?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哎呀都一样啦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转瞬想起自己来这个时间段的目的,“文州文州文州,我能在你这里借住吗?能吗能吗能吗?”

“当然可以啊,多久都行。”喻文州继续制表,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实际上他自己还在心里补了一句:借住一辈子都行。

黄少天其实没有什么行李,他的行李就是那把冰雨,其他的衣服啊什么的都是借的喻文州的,反正他俩身高差不多,也就不存在什么合不合身了。

黄少天每天就在院子里转转,看着喻文州制表修表,调侃一句自己是修改历史的,他却是纠正时间的。

一转眼就是一月过半。

因为是时间旅行者的原因,黄少天老早就知道张佳乐会打过来,但实在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本来两个国家安然无事,井水不犯河水,黄少天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张佳乐为什么要来攻打喻文州所在的国家。古人常说,人心叵测。黄少天想,古人诚不欺他。

眼见战火就要蔓延到他和喻文州所在的江南,黄少天无奈地叹口气,抽出背后的冰雨,“到最后还是要出战啊,既然这次是旅行的最终点,没有任务可做,那就让我任性一次吧。我,战争机器黄少天,只为喻文州守卫这座城。”

决战当日。

黄少天握着冰雨冲对面的张佳乐挥挥,“要战就战赶紧的,我时间很紧的不战就退兵不要浪费本剑圣的时间啊张佳乐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这么畏畏缩缩的啧啧啧看错你了,哦不对我根本就没有看过你一眼我告诉你啊哥可是战争机器害怕了吧害怕了就赶紧退兵!!!”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道:“黄少天,你乐爷我要是畏畏缩缩,就不会来侵略你们的国家了。战争机器有什么用,还不是打不过你乐爷。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为那个喻文州守这座城。”

“张佳乐你***!!我就是为喻文州守这座城,咋的你不服啊不服啊不服啊不服来战来战来战!!!看我用冰雨唰唰唰几下就胜你!”黄少天气急败坏地举起冰雨在张佳乐所在的方向唰唰唰对着空气连砍十几刀。

张佳乐冷笑,“怕不是你喜欢上他了吧。没事,没什么可丢脸的,你就承认了吧。”

黄少天羞恼成怒,握着冰雨就往前冲,那架势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意味。张佳乐见状赶紧拔枪,对准黄少天脑门就是一枪。

但张佳乐这一枪没打中,黄少天的冰雨也没能饮血。然而并不是什么英雄惜英雄的美谈,而是----

他们两人,一个被身后的人拉住手,一个被身后的人环住腰。两人不约而同地身子一僵,黄少天的动作停了下来,张佳乐的那一枪也打偏了。

黄少天缓缓转过头,如果不是他知道那是喻文州,可能冰雨此时就插在喻文州心口,绝对不会有一点偏差。“……文州?”

喻文州把头靠在黄少天肩上,吐出的气就喷在黄少天颈边,弄得黄少天怪难受的。“少天,别去了。他答应我们让张佳乐退兵了。”说着一只手松开黄少天,指指张佳乐身旁那人。

张佳乐现在很慌。

孙哲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乐乐,退兵吧,我答应那个喻文州了。”

张佳乐气的牙痒痒,“孙哲平我现在很想给你一枪。眼看乐爷我就要成功了,你现在叫我退兵。而且,还是因为你的一个随口说说的诺言。”

孙哲平笑道:“别啊乐乐,崩了我谁娶你啊,赶紧退兵。”

张佳乐咬牙切齿:“孙哲平你大爷!乐爷我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还要你娶?”

孙哲平一下子把他拥入怀中,弄得张佳乐很没脾气。“是是是好好好,赶紧退兵。”

半月后。

黄少天和张佳乐已然打成一片,喻文州和孙哲平在旁边看着感 觉自己像在带孩子。

半月间,喻黄二人早已认清自己的心,表白过了。

黄少天正怼着张佳乐,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文州,你要不要去我那个时间段看看?”

“好啊。”

黄少天弯了眉眼,“这是你说的哦?”拉上身旁那人另一只手拉开时间虫洞,“走吧我们去见魏老大!”


黄少天突然从一面镜子里蹦出来,还拉着个文绉绉的少年吓得魏琛手一抖,烟都拿不稳了。

“黄少天你这是带了个小媳妇回家呢?”叶修正巧路过,顺带槽了一句。

“呸呸呸呸呸!!叶不修你才带了个小媳妇回家呢有本事pkpkpk啊!”黄少天又拔出冰雨朝叶修挥挥。

“哥的确是带了个小媳妇回家啊。”

-end-